http://www.jiabaoseo.com

成为博彩网站“代理”后我把好兄弟坑到跑路

  在被高利贷威胁割肾还债后,阿才跑路了。他到最后都不知道,我这个拉着他投注的好兄弟,其实是博彩网站的“代理”。
 
成为博彩网站“代理”后我把好兄弟坑到跑路
 
  投注
 
  2012年,我从部队退伍后,去了深圳一物业公司做保安。因为性格开朗,我很快和20多个同事打成了一片。
 
  也是在那时候,我认识了阿才。都是湖南人,年纪也差不多,我俩走得很近,阿才带我玩上了彩票。
 
  我俩开始玩的是体育博彩,竞猜各种足球、篮球比赛的结果,有一次阿才用30元下注,赚回来了3000元。我们开始建QQ群,联络同学、好友,不到半个月,群里有200多人跟我们一起下注。
 
  直到2014年初,国家开始整治网络彩票,各个竞猜网站全部停售。说实话,玩彩票以来,我没赚到什么大钱,却成了一种习惯。突然买不到了,我们像毒瘾发作一样,坐立不安。
 
  这期间有一天,一个陌生的QQ号加了我,说要带我玩彩票。一翻交流之后,我明白了,这家网站是“借用”国家批准的重庆时时彩开奖结果,但奖金大大增加。玩家选择数字组合后,每隔十分钟开奖一次,还包括各种复式玩法。当然,这样做肯定是违法的。
 
  听了介绍,第一次我充了500块钱,不一会就赢了800,提款还是秒到账。当时网站的规定,一天只能提款3次,而且必须将充值金额全部花光后才能提现。
 
  我迷上了这种玩法,把钱充到账号里,就感觉像玩游戏一样,根本不是钱了,只是一组数字。最要命的是,我往往是开始运气不错,中了几千后,不知足,还想赢更多,却连本都输进去。一天如此,一周还是如此。
 
  不到半个月,我赔了将近5万,把存款全搭进去了。
 
  当时,我一个月的工资6000多,没办法,只好去找单位的刘经理帮忙,他人很好,一直很照顾我。
 
  刘经理借了一个月工资给我,还嘱咐说:“别再玩时时彩了,好好上班,有机会推荐你做副经理。”
 
  代理
 
  相比“副经理”的职位,还是时时彩的吸引力更大,我开始用各种理由向亲友借钱,当然,还是输多赢少。
 
  一天晚上,我又充了5000进去,不到一个小时输完了。我气的把网站客服的QQ删了,因为充值提现必须要找客服办理,我想彻底戒了。
 
  可没多会儿,客服又主动加上了我,她问“怎么了,帅哥,干嘛删除人家吗?”这个客服头像是美女图片,以前要是赢了钱提现时,我还会“调戏”下她。
 
  我跟她解释说:“以后不玩了,输的没钱了。”
 
  她回复:“我可以帮你回血,或者帮你赚钱。想赚钱嘛?嘿嘿,有小秘密哦。”
 
  我已经输的没钱了,还欠了债,当然不想放弃赚钱的机会。
 
  随后,她用另一个QQ号加上我,告诉我,可以加入他们网站,拉人进来玩。拉来一个人得200块,拉的人赢了,扣工资10%,要是输了,可以有25%的提成。
 
  我算了算,如果拉来的人赢了10000块,扣我1000,但要是输了10000块,我能提2500。
 
  我决定从保安公司辞职,刘经理万般挽留,最后说,只要他在,公司大门永远为我敞开。
 
  正式成为博彩网站“代理”后,我才发现,网站工作室就在和保安公司一街之隔的地下室里。
 
  一共20多个人,除里6个代理,就是技术和财务部门,公司规定,所有人工作时间不准见面交流。
 
  一个星期的简单培训之后,我开始上岗了。
 
  要想拉来人,当时我和阿才建的那个博彩QQ群是现成的“客源”,我在里面发消息说:“想玩彩票赚钱的加我啊,保你们发财!”
 
  群里有230多人,除了阿才和7个以前的保安同事,别的我都不认识。阿才第一个回我消息说:“你辞职跑哪去了,有什么好路子,想起兄弟们来了?”
 
  我把提前准备好的“剧本”粘贴到QQ里,这剧本涵盖了玩法、中奖、提现等一系列套路。

  一上午,20多人主动加我,我一个个教他们购买的流程,阿才也在其中。他们开始充的都不多,200、500的,我开始盘算,这个月能赚到多少提成。
 
  对于拉来的人,我要隐藏自己的代理,假装也是玩家。网站也在配合我,给我的账户充值,但不是真钱,无论输赢都无法提现。
 
  那时我想过,拉来的“客户”可能会赔钱,特别是里面还有我的朋友。但为了还上之前的欠债,也只能自我安慰,希望他们的输赢起伏不大。
 
  赌徒
 
  第一个月我拉了将近30个客户在玩,每个人我都聊了很久,大多是20来岁的毛头小子,还没成家没立业。在公司培训时,我学会了一套“话术”技巧来说服他们。
 
  “500块钱能成什么大事了,我能让你变1000!”
 
  “搏一搏,单车变摩托,拼一拼,人生一定赢。”
 
……
 
  这种口号我保存在文档里,每天发给我QQ上拉来的“客户”,他们大多嗜赌且有钱。
 
  其中有个是我的中学同学陈安,他在学校时就喜欢赌博,毕业后打理自家的超市,家境不错,我通过QQ聊天一说玩法,他当场就来了劲儿,充了2000块。
 
  我还拉来了三个当年的战友,他们退伍后都去了政法系统,玩的比较理智,一般就500、500的充,输了就不玩了,赢了就提现。
 
  阿才玩的比较大,动不动上万的单子,一开始他赢了6万多。阿才的一个老乡也跟着玩了起来,那老乡才19岁,靠着做模具的手艺,每月能挣8000多。
 
  开始的时候,阿才老乡的运气也不错,赚了7000块,他兴奋的在QQ群里说:“今天买车不是梦”,跟着就继续下注。但那之后,再没赢过,总是和中奖号码差了一个位数。
 
  群里有人劝阿才的老乡,休息下再玩,换换手气,他却急了,“老子要你管?!不信邪,看老子中一把大给你看,下一期,老子必中!”
 
  阿才老乡整整玩了一天,连续投了30多期都再没中过,输掉了一万多。
 
  第一个月下来,我拿了2万多工资,自己都不敢相信。通过网站后台查询才知道,阿才这一个月赢了4万多,扣了我4000工资,但是别人全输了,我拉的30多个人中,有输2万的,也有输200的。
 
  头一个月的惨淡,反而让大家更加疯狂。群里每天有人不断问着,什么时候开奖;还有人一把把输着,但执着的守着自己的“幸运数字”;也有人询问上把赢家要投哪组数字,想跟着沾沾运气。
 
  我每天会到网站后台看看大家的输赢,给输的人发发小红包、安慰下,然后适时的在群里吆喝一句:“下一把,兄弟们跟上!”
 
  跑路
 
  运气不可能一直都好,阿才也越输越多,最多一天输了5万。我看着他的下注单子,感觉他“上头”了,一直在一组数字上加注,到最后他说,如果不是没钱了,还会继续投下去。

  第二天,阿才找我借了一万块,没多会儿又输没了。
 
  我开始害怕了,博彩网站这东西,只要一直玩下去,早晚会输。我更害怕,朋友们知道了我的“代理”身份,会来找我算账。我也想过,向他们坦白一切,但心里还是有些侥幸,也许他们输着输着,就会戒了。
 
  3个月下来,随着拉来的人越来越多,我的工资大都在3万以上,但“客户”们的日子却越来越难。
 
  有个原来做保安时的同事,跟我说三个月输了3万多,那是老婆存着生孩子用的,不搞回来会面临离婚,要请我帮忙。
 
  我也没什么办法,他就又找亲戚借了5万想赢回来,最后再次血本无归。这个前同事就此退群了,后来听说,他老婆真的跟他离了婚。
 
  群里还有个湖南人,家境很不错,女朋友是公司会计,有一次他用400块钱中了36万,提款后就买了辆车,并在群里连发了2000块红包,给我本人发了888块红包。我问他还继续玩不?他说玩,赢100万收手。
 
  湖南人后来用4个月时间,把赢来的36万都输了回去,还让女朋友挪用了70万公款。女朋友被警察带走了,家里卖房子还清了所有债务。
 
  最惨的还是阿才,他找人借高利贷欠了20多万,还在别的博彩网站上被“黑了”5万多,中奖之后却无法提现。这种情况在那时很常见,有的网站庄家资金不足,如果哪天中奖人数太多,不够兑付,就只好关门。
 
  阿才最后一次输了一万,把QQ状态改成了“请上天赐我一条活路”。
 
  半个月之后,我听说阿才跑路了,因为放高利贷的人揍了他好几次,有一次跟了他3天2夜,威胁要割他的肾抵债。
 
  散伙
 
  有天晚上,一个高中女同学打电话给我,说几个同学群里在传我是个骗子。后来,我父亲和其他亲戚也陆续打来电话,问我在外面到底干了什么,他们也听到了我“骗子”的名声。

  原来是高中同学陈安走漏的风声,他输了将近10万,开始偷他爸的钱玩博彩。被发现后,挨了一顿暴揍,把我招了出来,他爸去找了我家人,还报了警。
 
  我不是没后悔过把身边的朋友介绍进来,可如果不这样,我根本拉不到“客户”。事到如今,我已经没脸去面对他们了。
 
  2014年8月,我在网站结清了最后一次工资,37000块钱,这些钱足够还清我之前的欠债。我对“客户”们说,国家开始严厉打击网络博彩了,大家先休息一段时间,以后有好平台再来找他们。
 
  “客户”们炸窝了,都在问到底怎么了,我无心回答,解散了所有的QQ群。
 
  我和阿才最后一次在QQ上联系,他让我发个红包,说没钱吃饭了。我问他输了多少钱,他说30多万。
 
  “实在不行,就戒了吧。”
 
  “戒?你说的容易,我也想戒,可欠的账怎么还?靠打工一辈子都还不清了。”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