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jiabaoseo.com

1984已经35年了

  时光不可倒流,但我在岁月的长河中,感受到她的重量。
 
  出生于1984年的人带着特有的气质行走在红尘,我们挣扎,我们奋进,以及修心......一个人要经历多少的风雨,才能真正明白年轻的心有强烈的欲望,无需回避,去做,去呐喊。毕竟,我们站在三十五的坎上,都得直面似乎一眼可以看到底的人生。
 
  这是一种怎样的陷入黑暗中的幽光呢?
 
  在中国人眼里,1984年是鼠年,这个生肖的人大多稳重,而且个性倔强。每一个时代的人,在自己所处的阶段,有自身的特质,以及敢于实现的理想。
 
  那年的1月24日,邓小平视察深圳等特区并题词。改革的春风已经吹过大江南北,“深圳速度”已经成为一种现象。在这样一片热土上,大批的年轻人开始在这里创业,可谓实干兴城。
 
  人们摸着石头过河,很多制度没有先例,要敢于打破固有的思维,闯出一条前人没有的路子。
 
  不久后,同样在广东,《南方周末》创刊,这样一份报纸给过国人太多的触动。我也阅读这样一份报纸,从中感受到了时代的温度。
 
  那时生活在乡村的人们,还没有真正接触一些新生事物,村民更多的日出而作日落而息。同时也有一些敢为天下先者闯出一条自己的路,早些年南下的人,要么进工厂学到了技术,然后自己干事业。即使开早餐店的夫妻档,在那个时候,也可以一展拳脚。
 
  我深深地知道,这个时代是最好的也是至暗的。
 
  在某一个支点上狠狠地去发力,大多数人可以有作为。
 
  那些过去的时光里,我只是度过了较为单调的童年。当年少时,可以得到一个收音机,也是一件十分欣喜的事情。
 
  我们了解世界的途径太少了,囿于那狭窄的天地。在十岁的时候,我看地图上的那些国家,以及对山川河流总是充满无限的遐想。一直到今天,当我迈出脚步走向远方时,步子略显沉重,我不清楚自己想要到的远方是哪里。有一点庆幸的是在那样艰苦的岁月里,家人与我自己都没有放弃对学业孜孜地追求。
 
  改变确实在当下。
 
  尽管这过去的35年时间里,我也享受这改革的红利,并不断跟自己较劲,不敢懈怠。到了这个年纪,时不我待。
 
  当下,已2018年的年底了,踩在这个节点,思考下一步自己可以做好些什么?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