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jiabaoseo.com

揭秘灰色产业链:援交、裸聊、办假证在法律的边缘游走的seo

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善与恶都没有绝对的泾渭分明,在黑与白之间的临界地带,被称为“无记”,即灰色地带;而游走在灰色地带的人,被称作“joker”,意思是小丑。
 
凌晨2点钟的广州,当所有人都进入梦乡之时,一群“joker”便开始了一天的忙碌。

他们是职业的SEO优化师,需要负责对项目的包装和推广,包括软文投放、水军以及百科塑造等。
 
之所以要在凌晨2点钟开始工作,仅仅只是为了躲避网警——他们做着不光彩却又很难定性是否违法的工作:为外围女找援交对象。
 
跟国外不同,虽然,国内民众对暗网的了解不深,却仍有不少属于暗网的产业流通于表层网络,援交便是其中之一。
 
SEO优化师的工作很简单,他们扮演着中间人,在凌晨之时,通过搜索引擎优化,将援交女的招嫖信息准确送达嫖客手中。
 
由于援交女没有鸡头,也没有皮条客,她们大多数都自己单干,因此,SEO优化师则是她们最大的仰仗。
 
一些聪明的援交女喜欢将自己包装成四五线小明星,这样能够抬高过夜的费用,因此,她们需要SEO优化师为她们做一些假的软文广告:
 
例如,“参演”了某部电影作品,或出了什么新歌,在什么比赛中获得什么奖项。
 
尽管,这一切都是假的,SEO优化师却能通过软文,让这一切看起来真实——原因很简单,许多人都是通过搜索引擎检索,而人们似乎也很乐意相信网络上的信息,不加思考。
 
于是,一到深夜12点,搜索引擎便迎来了小高峰,嫖客们出来觅食,而外围女也做好准备上岗。
 
只不过,经济的衰退,对于援交女的生意影响远远出乎意料,她们作为经济最底层,直观地反映了经济形式的艰难。
 
相较于17年,外围女的援交频次和收入下降了30%:那些小企业主们,终于连外围女也嫖不起了。
 
办假证在中国很常见,在一些2,3线城市,满大街都是办假证的牛皮廯广告,许多人明目张胆地将联系方式留在上面。
 
由于钓鱼执法有悖常理,因此,许多警察明知道这样的现象存在,却无计可施。
 
即便这些办假证的被抓了,被送到监狱里呆上个半年,出来之后,他们仍然会重操旧业
——办假证/假学历的利润高得吓人,据悉,一个活跃于五线小县城的办假证者,半年的净收入能达到30万元以上。
 
因此,在他们眼中,赚半年钱,再回牢里呆上半年,最正常不过;如果没有被抓呢?那就是60万以上的年收入。
 
大多时候,对于这些“joker”而言,凡事没有善恶之分,只有赚不赚钱。
 
嗨,帅哥,要裸聊吗?
 
关于裸聊,相信许多人并不陌生,这个边缘于情色的行业,却有着比卖淫更高的利润,而且成本非常低。
 
在直播还没出现的年代,许多裸聊女通过qq等工具来进行在线裸聊,单次50元/30分钟以上。
 
据悉,许多裸聊女一般为5~10人的小团队,他们有专门的技术人员,策划人员以及采购等相关部门,就像一个小型企业:女人负责裸聊,男人负责扮演“女人”上网揽客。
 
再后来,qq机器人盛行,1男5女,或2男8女的裸聊团队成为标配,男人们不再负责揽客,反倒是扮演起裸聊女的丈夫/儿子,又或者是歹徒——仅仅为了满足窥探者的性幻想。
 
自2013年开始,裸聊行业开始转型,从一对一的裸聊,升级为一对多,他们借助直播平台,疯狂揽客。
 
原本,裸聊也算得上是一种高端享受(100元/小时),在直播经济的碾压下,其价格开始变得越来越亲民:只需开通20元/月的VIP服务,即可永久观看直播间内的一切。
 
这个时代在不断进步,joker们也在不断进步。反倒是活跃于实体经济上层的小企业主们,纷纷因固步自封而被行业洗牌。这样,的确很讽刺~
 
目前,我国大约有12%的人从事灰色产业,这些收入需要通过正当的行业进行洗白,才能作为资本流通于市场。
 
对于许多从事灰色产业的人而言,赚钱与道德无关,反倒更像是一场冒险,正如马克思所说的一样:
 
如果有10%的利润,资本就会保证到处被使用;有20%的利润,资本就能活跃起来;有50%的利润,资本就会铤而走险;为了100%的利润,资本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;有300%以上的利润,资本就敢犯任何罪行,甚至去冒绞首的危险。

相关文章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