钟声想起归家的讯号

夜色中,夏湾的路面仍湿漉漉的。抬头仰望天空的我,发觉这苍穹如此熟悉。
 
一个人也乐于穿行在城市的大街小巷。当暮色渐渐降临时,万家灯火,带些温度。此时,肩上的黑色单肩包随着我行走的步伐而上下起伏,背久了这包,自己的职业病也严重了。
 
这些年,我在有限的生活圈子里沉浮,说不上指点江山。
 
当下,教学是主业,也占用了我大部分时间,平时跟学生打交道很多,自己的心态也更年轻了。既然认定了走这条路,艰难跋涉,也因那路旁的一花一草而令我欣喜。
 
做好培训也并不难,得自律,不言弃。
 
我想:自己心里有了信念做事,那些困难也就被踩在脚下了。
 
偶尔戏言,要努力成为专家。
 
其实,我们每天在霓虹灯下追逐梦想,就是带着能量的再出发的过程。很多时候,我会直言:做就对了!
 
一天中,看见过的,忘记了的,坚持做的,我愿意记录下来,成为文字里流淌的声音,而且铿锵有力。
 
此刻,我需要弄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坚持写作,而且想要写给谁看?抑或内在的动机又是什么呢?在面临表达的误区时,个体创作者该如何寻求心灵的救赎?
 
写文,为活。
 
在这个喧嚣的红尘中,我发现了那些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,也渐渐感悟出过分依靠外在的光环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张皇之举,终究会成迷途。
 
时间不曾亏待过自强不息的人,尽管我跟风似的追怀褚时健,以及再翻阅他的自传,极力想从这个不一般的企业家中汲取精神的力量。
 
我归家了,在这钟声响起的时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