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://www.jiabaoseo.com

那个奋斗青年在今天凌晨四点离去

此刻,我说不清自己怀着怎样的心情追忆这位奋斗青年,可自己明白,内心除了惋惜、伤痛,更多的是对生命的敬畏。
 
这位叫敖明的友人,生于1982年,重庆人。在我眼中,具有典型的励志色彩,却也有淡淡的忧愁挥之不去。在世俗之人的眼中,他谈不上成功,可不减其柔情。
 
在我人生陷入低谷的2012年下半年,我们在新媒体公司有了交集。当时,他是那个部门的项目经理,大体是管市场拓展的工作,而我们分属同一个组。
 
常言:一个人信命不认命。
 
大多时候,从他身上可以看到倔强而自强的背影。一个青年的成长充满艰辛、坎坷不是坏事,这可磨砺人的意志。
 
在一次早会上,他谈到十来岁时在少林寺的时光。那只是简短的叙述,我无从得知他经历过怎样内心的煎熬,然而从他略带忧郁的眼神,以及行事的风格可见一斑。
 
至今回想诸多事,我大抵是把这些过往的细节拼接在一起,凑成自己对他的完整印象。
 
一个人生前走过的路与做过的事,总会或多或少留下痕迹,甚至影响到别人。
 
那个奋斗青年在今天凌晨四点离去
 
他对世事的看法是零碎的,在我跟他打交道中,总能感受到80后昂扬的情怀。然而现实却屡屡给他当头一棒,也屡次创业失败却背上不轻的债务,又不甘沉沦,步履艰难跋涉。
 
那时,我跟他互动较多的话题有公益、咖啡馆,这些都是需要费心神去身体力行的事情。很多人走得远了,并不理会这些现实中产生不了价值的项目,可这些都是他内心极力想实现的梦想。
 
有一段时间,他独自一人撑起一个咖啡店,也附带做好些旅游的项目。那时,我没有很深地走进他的内心,只是聊着一些书籍的事情,真正能够安慰他心灵的人,或许早已埋藏在尘封的世间角落。
 
真心觉着有些可惜了,他在这正值壮年之时,离开了身边的亲人朋友。
 
有很长一段时间,他的微信朋友圈里展现的是每天早上打卡健身的画面,那时他的身体状态就不是太好。偶尔问起他的身体情况,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聊了几句,终究我们难以免俗,渐行渐远,彼此都过着操心的生活。
 
在他被送进ICU急诊室后,我默默地关注着。
 
后来他在厦门的同学给我通话,问到他在珠海这边的未尽事宜都有些什么。我能够想起来的事情,都及时告诉他了。还有那些无法言说的心情都随风而去。
 
每一个人都是这个社会的细胞,我们要好好地活着,就在当下。
 
安息,一起走过一段旅程的朋友!

相关文章阅读